<thead id="f15xn"></thead>
      <sub id="f15xn"><listing id="f15xn"><mark id="f15xn"></mark></listing></sub>

      <address id="f15xn"></address>

                <address id="f15xn"><listing id="f15xn"></listing></address>

                <sub id="f15xn"><dfn id="f15xn"><mark id="f15xn"></mark></dfn></sub>

                <address id="f15xn"><dfn id="f15xn"></dfn></address>

                <thead id="f15xn"><dfn id="f15xn"><mark id="f15xn"></mark></dfn></thead>

                  <sub id="f15xn"><var id="f15xn"><ins id="f15xn"></ins></var></sub>

                        <address id="f15xn"></address>

                        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

                        18718848900 朱先生
                         

                        木亭模型与中国木结构房屋技术传承

                        发布人:广州林晋    发布时间:2013-10-03    点击数:2108

                        在上海世博会中国馆举办的“智慧长河”中国文物精品展分为八个部分,其中《文明传承》展区,展出的是古代发明与中国文化传承的联系。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两件国家一级文物“木亭模型”及“打马球俑”就在这个展区展出。

                        上海世博局中国国家馆文物组组长顾祥虞亲自参与了新疆文物的甄选。对于这两件文物,顾祥虞介绍说,“木亭模型”与世博会中国馆外形惊人地相似、雷同,是一件代表了中国古代建筑文明的重要文物;“打马球俑”体现了今年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反映了唐代人的文化生活,展示了当时的一种美好的生活状态。

                        从中原到西域的斗拱

                        虽然不少人都了解“木亭模型”入选世博会的原因,但“木亭模型”与中国馆到底有什么样的渊源,却不是一般人能说清楚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研究员王博为记者一语点破其中的奥妙:这看似简单的木制世界中,隐含着中国古建筑的精髓——斗拱。

                        如果说希腊柱式是西方建筑的“语言”,那么斗拱无疑就是中国建筑的“语言”。在中国建筑这部华美乐章里,斗拱堪称其中最优美的旋律。应该说斗拱是中国古建筑中最精巧、最华丽的部分,它足以代表中国古典建筑的风格和精神。

                        这次世博会展出的“木亭模型”,出土于新疆吐鲁番的阿斯塔那古墓501号墓。它高20.8厘米,整体呈赭红色,由梁、柱、斗拱构成,中间有8根圆柱支撑,下方有方形底座,整个木亭充满盛唐气韵,外形酷似世博会中国馆。

                        世博会上的中国国家馆不同于上小下大或上下一般大的常规建筑,采用的是上大下小的造型,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其底部为四根巨型钢筋混凝土核心筒,两个筒之间边长70米。而由其挑空托起的四方斗拱,顶层边长达140米,即屋顶宽度是底座宽度的2倍。1.96万平方米的屋顶,面积之大,相当于两个半足球场。

                        一个是曾经埋入地下的缩小版本斗拱木亭,一个是拔地而起,气势辉煌的斗拱建筑中国国家馆。这两件相距数千年,却极其相似的建筑作品中,体现的是中国建筑文化的传承。


                        斗拱现身春秋时期

                        在《论语·公冶长》中就曾有斗拱的记载,论语中曾提到“山节藻棁”。这里的“节”是斗拱,“藻”是水草纹,“棁”是梁上立着的短柱。就是累叠如山一样的斗拱和绘有水草纹的短柱。可见,早在春秋时期,斗拱便已出现。和许多建筑构件一样,斗拱最初是由于木结构房屋的实际需要才诞生的,它其实是柱子与梁架之间的过渡,主要作用就是扩大梁枋和柱头的接触面,从而加强梁架与柱头的联系,以承托中国建筑那高大厚重,出檐深远的屋顶。

                        今天,我们在许多仿古建筑中,都可以看到密布于屋檐和平座回廊之下的斗拱,造型别致,一层一层地向外挑出,有的还用青绿色的油彩装饰。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安徽福彩